正常
关灯
护眼
大字
上一次和祁修泉一块龙湖划船是两年前。

那次下着大雪,还未聊尽兴,就被售票处的大爷以安全为由喊了回去。

而这次,阳光很好,因为温度差的原因,湖面上还升起了腾腾白雾。

在这样一个阳光明媚、氤氲缭绕的湖面上,再和一位美丽的异性聊天谈心,本是一件很赏心悦目的事情。

只可惜,湖面上那么多脚踏船,也只有王岩这艘没有传来笑声。

别说笑了,二人脸上均挂着两行泪痕。

还好,他们的这艘船远离岸边,较其他船也有一定的距离,不至于被发现异常。

王岩以前对小泉嫁给林枫的事有些耿耿于怀,因为他二人立下过相约白首的誓言。

就算自己不对在先,也是你祁修泉最终违背了誓言。

此时熟知所有的经过后,一时还真说不准谁对谁错。

但不可否认的是,自己之所以和小泉有如此凄惨的结局,林枫‘功不可没’!

要不是先设计离间,再设计嫁祸祁震,要不然,小泉绝对不会委身嫁给他!

正所谓因果循环,林枫上一世做了那么多坏事,可依旧逍遥快活一生,这一世也该付出代价了!

......

简短的感伤过后,王岩和祁修泉都没有太过介怀。

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,别说这等爱恨情仇,就算面对生死,也比常人多些说不上来的镇定。

“你接触林枫,是不是想着报仇?”

听到王岩的询问后,祁修泉的眼中划过一丝痛苦,身体也不由自主地颤了一下。

可以看出来,上一世的林枫对她造成了多大的伤害!

哪怕过了一世,每每勾起这段回忆,总会不受控制地迸发出滔天怒意!

王岩也察觉到了小泉的情绪突变,当下连忙改口:“好了,我们不说这个了。”

祁修泉眼神锐利如剑,一字一顿道:“他根本就不配称之为人!简直畜生都不如!”

王岩紧紧拥着祁修泉,轻声道:“以前的事不说了,就算上一世没能奈何他,这一世他跑不掉的。”

等平复情绪后,祁修泉缓缓道:“我重活了之后,就有两个愿望,一个是找到你,弥补上一生的遗憾,二是伺机找林枫报仇。”

“后来......”

哪怕小泉断句不说,王岩也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,当她找到自己的时候,发现自己已经与宋之雯缔结姻好了。

于是,她便着手完成第二个愿望,找林枫报仇。

当下便道:“就算没发现你重生的秘密,我也不会让你靠近林枫的,他这个人本性难移,你和他在一起,肯定还会受到伤害!”

祁修泉突然笑了一下:“可我和他的宿命纠缠那么深,不和他在一起,命运依旧不会放过我。”

王岩眼眸一缩,盯着小泉的眼睛,郑重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“我刚才就说过了,我的重生反噬比你严重的多,林枫在我的命运轨迹上占据了很重的因果,他要有不测,我也会跟着遭殃。”

王岩顿时大惊失色!

这什么意思?

难道说小泉注定还要和林枫在一起,然后再重新上演一次上一世的惨剧吗?

王岩不懂,他也不信。

照她这么说,每一步都要按照上一世来走,可......可她的轨迹早已经乱了啊!

上一世的这个时候,她已经和自己谈起了恋爱,可这件事非但没有发生,她还和刘普谈了一次恋爱!

而且还没有受到任何反噬,这......这完全说不通啊!

不对!

肯定有隐情!

“小泉,你在骗我对不对?”

祁修泉摇摇头:“我没有骗你,不过有一点连我也没有想到。可能是慢慢适应了这个世界,这几年我的反噬也不再那么强烈,而且,自从和你相遇之后,我的饥寒怪病也慢慢有了好转。”

王岩顿时醒悟。

确实,这两年的夏天,小泉虽然没有穿过裙子,但也没有再穿过臃肿的羽绒服。

当时只以为她的病情有所好转,没想到是这层原因。

他顿时转惊为喜:“这么说来,你只要和我在一起,就能免疫反噬了?”

祁修泉点点头:“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事实好像就是这样。”

王岩顿时哈哈大笑:“小泉,你知道这叫什么吗?这就叫天注定!连老天都不让我们这辈子分开!”

如果说这个消息让王岩极为喜悦的话,那祁修泉接下来的一番话,直接可以让他高兴得上天!

见她接着说道:“王岩,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反对你和宋之雯结婚吗?”

王岩笑脸顿时一滞,讪讪道:“为什么?”

“你和宋之雯有宿命纠缠还是其一,我不能离开你只是其二,最主要的是......我也不是一个完美之人,也不能要求你对我始终如一。”

王岩又是一怔。

他明白她想表达什么。

由于她保留了上一世的记忆,便代入了自己是已婚的事实。

哪怕她现在依旧是完身,还是挡不了她这么想。

这个消息对他而言,足以让他狂喜到极点!

因为他终于知道了祁修泉的最终态度,就算自己和宋之雯完婚,她也不会离开自己。

因为命运,她离开自己,或者和自己没有了命运纠缠,就会遭受严重的反噬!

说不定会在陨失在这个世界。

如果自己没有上一世的记忆,她勉强能欺骗自己。

可现在自己也知道了那段过往,她便无法抹去这段记忆。

和林枫结婚以及被家暴的记忆,便成了她的心结,依旧将自己代入到上一世那个遍体鳞伤的女人。

王岩再次将祁修泉拥入怀中,柔声道:“过去就让他过去吧!我们能在这个世界相遇,是多么大的奇遇!

我也创下了那么大的家业,余生,就让我带着你完成以前的遗憾,这一世,我们要用力的活!精彩的活!”

祁修泉面目出现纠结,似是有什么事让她难以下定决心相告。

过了一会,听她叹了口气,道:“我已经想好了,等我毕了业,就去一处依山傍水的地方居住,你只需隔段时间看看我就好了。”

“不不不!”

见小泉将自己的位置放置如此之低,王岩心中一阵心疼。

“我要是不能给你一个婚礼的话,也不会和宋之雯结婚,她要是愿意接受我和你的关系那就罢了,要是不愿意,就让她再觅他人吧!”

祁修泉突然问了一句:“你觉得她会怎么选择?”

王岩一时没有作声。

他非常清楚,相比于离开自己,宋之雯会选择其他的任何一个选项。

祁修泉似是也知道最终的答案,她重新脱离王岩的怀抱,轻声道:“我们回去吧!宋之雯的状态很不好,你去看看她。”

王岩没有说话,只是轻轻点了点头。

今天对王岩而言,意义不亚于重生。

这个世纪难题终于攻破了!

虽然不敢置信,但事实就在眼前。

小泉亲口说出,哪怕自己和宋之雯结婚,也不会离开自己。

虽说带有一点认命妥协的成分,但对王岩而言,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。

接下来就剩宋之雯一个难题了。

对王岩而言,这或许是道题,但绝对不难。

......

按理说,此刻的王岩应该喜上眉梢,可不知为何,他却高兴得有些不自然,总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。

往岸边划船的时候,见祁修泉眉头紧锁,一直盯着湖水愣神。

刚开始王岩只是以为,小泉只是为这段不能为世人所容的爱情苦恼。

可瞅了她好大一会,王岩觉得事情可能没自己想的那么简单。

当下不由问了一句:“小泉,你还有心事?”

祁修泉思考了好几秒,抬头看向王岩,神情有些严肃,道:“王岩,你去找宋之雯之前,必须先把W山的化工厂项目停了!”

王岩顿时一惊:“为什么?”

话刚出口,他自己就想到为什么了。

上一世大地震消失那么多人,自己若是改变这一事实,改变那么多人的命运,那自己该承受多大的命运反噬?

说不定当场就得嗝屁!

祁修泉目光灼灼道:“你应该能想到为什么。”

王岩默不作声了。

祁修泉接着道:“本来这件事我想等你和宋之雯结婚之后,再告诉你。

重生的禁制虽然对你的很宽容,但这件事如果达成,几乎没有侥幸,你会没命的!”

王岩掏出一支烟,默默抽了起来。

“我不知道你的最终想法,如果你执意要这么做的话,你死了,我也会在不久的将来消失,可宋之雯呢?”

王岩拿烟的手都有些颤抖了。

他只想着挽救大地震,却忽视了重生禁制这条法则。

是啊!

自己创造出了五为微博,差点没在病床上睡死过去!可这次大地震可是会改变数万人的命运啊!

自己能扛过去吗?

或许正如小泉所说,当场自己可能就会死去。

可话又说回来,自己能眼睁睁看着数万人被掩埋在废墟之中吗?

小泉因为没有阻止一个女孩跳楼,至今都在自责。

自己面对的可是数万条活生生的生命啊!

要是置之不问,恐怕,后半生,也别想睡一个安稳觉了。

祁修泉握着王岩的手,柔声道:“王岩,我知道你的善良,可这件事关乎到你的生命,你.....你.....”

王岩突然咧嘴一笑:“小泉,我没那么傻,我可以试着阻止,如果代价是我自己生命的话,我.....我怎么还可能进行下去呢?人各有命,既然他们摆脱不了这种命运,那就认命好了!怪就怪他们生活在地震的土地上。”

“我他妈好不容易重活一次,还想着和你快活人生呢!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浪费这条命?”

“行了,你不要再说了,等我回去,立马打电话告诉项目部,化工厂项目即刻停止!”

“我才和你相认,怎么可能让自己这么轻易的死去?”

“我要是死了,宋之雯怎么办?我只是不和她结婚,她就丢了半条命。要是....我死了,她还怎么活?”

“行了,谁也不要再劝我了,我回去就打电话,项目立刻停止,谁说都不好使!”

.......

祁修泉看着自言自语仿佛入魔的王岩,再看着他那张满脸泪水、似喜似悲似痴颠的面容,她的眼眸顿时也蓄满了泪水。

她懂他。

这是他为自己作的最后挣扎。

她知道他。

是不会放弃这个项目的。

···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