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常
关灯
护眼
大字
真神殿!

来都来了,怎么也得进真神殿逛一逛,不然,以后出去怎么吹牛逼?

而若是能够进入真神殿,那自己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也算是超越父辈了。

毕竟,父辈当年可是也没有能够进入真神殿的啊!

青衫男子倒是也没有拒绝,看着眼前的叶观,他脸上充满了笑意,只觉得很亲切。

这孙子,很对他胃口!

而此刻,真神殿四周的强者都在盯着叶观爷孙,所有真宇宙强者如临大敌。

他们自然不是忌惮叶观,而是忌惮那名青衫男子!

一道分身,一剑定住一位大帝!

这等实力,何其恐怖?

但就在这时,真神殿内却是突然出现十几道极为恐怖的强大气息。

青衫男子神色平静,没有说话。

就在此时,那名被剑气钉住的大帝突然开口,“退下!”

退下!

他知道,场中无人能够阻挡这位青衫男子。

强行阻止,只能白白牺牲。

听到大帝的话,殿内那些真宇宙强者虽心有不甘,但却也都纷纷退了下去。

这种时候上,只能说是无脑。

就这样,叶观拉着青衫男子走进了真神殿,整座真神殿极其宽阔,殿内只有一尊女子雕像,女子穿着很简单的麻布裙,扎着长长的辫子,怀中抱着一只猫!

真神!

叶观看着那尊雕像,神色凝重。

他知道,这应该就是真宇宙那位强大到无敌的真神!

叶观突然看向青衫男子,“爷爷,打的过她吗?”

青衫男子笑道:“你猜!”

叶观笑道:“爷爷无敌!”

“哈哈!”

青衫男子大笑了起来,他看了一眼面前那尊雕像,没有说话。

叶观还是有些好奇,继续打探,“几剑能杀她?”

青衫男子揉了揉叶观的小脑袋,然后笑道:“我知道你在打什么鬼主意,但我告诉你,这个女人很不简单,而且,也确实是一个很了不起的神灵!当然,如果她敢出手以大欺小你,爷爷自会出面,那时,我可不会管什么别的,谁都别想动我孙子哈!”

青衫男子的话,让叶观顿时大为感动!

这爷爷,他认了!

祖上还有什么能人,都认!

青衫男子又道:“你的起步很高,因此,就更需要稳住,许多事情,还是得你自己面对,毕竟,你的路只能你自己走,明白吗?”

叶观微微点头,但却没有说话。

自己走!

得分情况!

刚才那种情况,就万万不能自己走!

见到叶观的神情,青衫男子摇头一笑,“你这小家伙,你这心思,比你爹还多。”

叶观犹豫了下,然后道:“到了一定程度,是不是对芸芸众生所有一切,都会看的比较淡?”

青衫男子眼中闪过一抹诧异,“你为何会这般想?”

叶观沉声道:“书上说的!”

青衫男子笑道:“确实会这样!”

说到这,他突然看向叶观,“你觉得大帝很强,是吧?”

叶观点头。

大帝,确实很离谱。

即使他拥有行道剑,也绝对不是对方的对手。

青衫男子看了一眼外面那被钉住的大帝,然后笑道:“此人在这片宇宙,已算是最顶级强者,但在我眼中,亦不过如蝼蚁一般,若非他以大欺小你,他根本不会让我有任何的出手兴趣。”

叶观沉默。

爷爷在装逼吗?

不!

他觉得,爷爷是真牛逼!

青衫男子又道:“修道如饮水,冷暖唯自知。人生,需要一个过程,这个过程,得自己去经历,就如你,你自观玄走到此处,实力也提升了不少吧?”

叶观点头,“是!”

这确实是,一路走到这里,虽然吃了很多苦,但不得不说,他的实力也是得到了提升不少的。

青衫男子笑道:“若是一开始我就替你出手,你会有提升吗?”

叶观沉默。

青衫男子微微一笑,“悲欢离合,喜怒哀乐,都得经历一番。若不经历分别,就不会有重逢的喜悦;若不经历死亡,就不会知道生命之可贵。”

说着,他笑了笑,然后道:“文绉绉的说话,一点也不爽,简单来说,我觉得,只要不被打死,就应该多吃点苦,多受点难,这样成长的才快!”

叶观无语。

他发现,这爷爷有点偏激!

而他现在也明白老爹为何跟爷爷有点不太对头了!

这要是我爹,我都不想认你!

太离谱了!

当然,他也能够感受得出来,这爷爷年轻的时候,可能是受过什么刺激,可能是童年不幸吧!所以,才会这么偏激。

这时,青衫男子轻轻拍了拍叶观肩膀上的灰尘,然后轻声道;“我当年放养你老爹,初衷虽是好意,但方式确实过于极端,因为有些事情,却不该由他来扛,这也是我较为后悔的事情。”

叶观笑道;“还有机会不救!”

青衫男子微微一楞,然后道:“补救?”

叶观连忙点头,认真道:“是的!儿子的事虽然已经无法补救,但是,不是还有孙子吗?我们以后爷孙可以多交流一下,提升提升感情。”

小塔:“......”

听到叶观的话,青衫男子顿时大笑起来,笑了片刻后,他看了一眼叶观,摇头一笑,这家伙,比他爹还滑头,看来,苦吃的还是不够多。

念至此,青衫男子突然玄气传音给小塔,“以后让这小家伙多吃点苦,莫要让他变得花里胡哨的,这小家伙有做靠山皇的潜力!”

小塔连忙道:“好!非常好!”

对于此,它举双手双脚赞成。

这时,叶观突然问,“爷爷,你觉得我说的如何?”

青衫男子看向叶观,正色道:“说的很好,我们爷孙,是该好好交流一下,增进一下感情。”

叶观连忙趁热打铁,“那爷爷可否留一个联系方式?我若遇到......哦,我的意思是,我若想你的时候,可随时联系您!”

青衫男子眨了眨眼,然后道:“你到时候若是想联系我,就问小塔,它知道如何联系我!”

叶观则有些犹豫。

塔爷不靠谱,那是出了名的!

而就在此时,远处虚空之中突然传来一道巨响之声。

叶观连忙收回思绪,然后看向青衫男子,“你还未见过我姐呢!见见?”

青衫男子点头,“好!”

说完,爷孙朝着外面走去。

而在出殿时,叶观转头看了一眼那尊真神雕像。

下次遇到这个女人,得猥琐一下,不能硬上......

不对!

叶观老脸一红,自己用词有点过于猥琐了!

都是被塔爷带坏了!

出了大殿后,青衫男子抬头看了一眼那片虚空,此刻,叶安与那名轮回转世的男子还在大战。

不得不说,那名轮回转世的男子实力确实逆天,即使面对恐怖的叶安,依旧不落任何下风。

而就在此时,似是察觉到什么,那名轮回转世的男子突然转头看向下方的青衫男子,而下一刻,一道剑气破空而来!

嗤!

男子还未反应过来,便是直接被这一剑钉在了原地!

男子满脸的难以置信!

自己是谁?

自己怎么了?

这一刻,他满脑子空白。

男子对面,叶安转头看向下方,当看到青衫男子时,她顿时愣住。

青衫男子拂袖一挥,叶安直接出现在他与叶观面前。

叶安看着青衫男子,没有说话。

叶观走到叶安面前,拉了拉她衣袖,“叫爷爷!”

叶安看着青衫男子,不说话。

叶观连忙道:“老姐,爷爷刚才把一位大帝给秒杀了。”

叶安看了一眼一旁被钉住的大帝,犹豫了下,然后道;“爷爷!”

叶观抹了抹额头冷汗,直觉告诉他,这老姐好像有点不对劲,就是想打爷爷的那种!

青衫男子打量了一眼叶安,然后笑道:“血脉已经觉醒?”

叶安点头,“是!”

青衫男子想了想,然后屈指一点,一滴鲜血没入叶安眉间!

轰!

一瞬间,叶安体内直接爆发出一道血光,这道血光冲天而起,直入云端,霎时间,整个天际直接变成血海一片,极其骇人。

叶观神色凝重,这好恐怖的血脉气息!

青衫男子看着面前双目如血的叶安,笑道;“我将你的血脉之力提升到了一下,至于最终能够提升到何种程度,看你自己。”

叶安双手缓缓紧握,慢慢压制着体内那股戾气与杀意,片刻后,她看向青衫男子,“多谢!”

青衫男子看着叶安,笑道:“你对我好像有些不满?”

叶安平静道;“不敢!”

青衫男子微微一笑,“你这丫头,作为我杨家之人,若是心中有不满,尽可直说,你爷爷我不是那种小气的人!”

叶安看了一眼青衫男子,然后道:“界域塔说,爷爷曾经不管老爹死活,以至于老爹过的极惨,可是当真?”

界狱塔:“???”

青衫男子眨了眨眼,然后掌心摊开,一瞬间,那界狱塔直接飞到他手中。

青衫男子看着手中的界狱塔,平静道:“此塔有些落后,我帮你改造改造,让你用着舒服一些!”

说着,他突然并指一划,无数道剑光落在那界狱塔上。

嗤嗤......

一瞬间,那界狱塔被剑光包裹,他力道用的极好,每一道剑光落上去,都只会留下一道剑痕,但却不会损坏,力道把控的非常好。

很快,叶观与叶安便是听到了一道道凄厉的惨叫之声。

姐弟二人同时沉默了。

青衫男子看向姐弟二人,笑道;“无事,过程有些痛苦,过会便好!”

而那惨叫声却是越来越凄厉,真是让人闻之丧胆啊!

姐弟二人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......

小塔沉默。

你们家,可真是坑塔专业户。

...

看完,要记得投票哈!!

感谢感谢!!